迎客松警卫员

- 编辑:admin -

迎客松警卫员

1986年9月30日,我刚调到武警安徽总队政治部不久,机关要派一个由司政后组成的联合工作组赴武警黄山大队督导和检查节日期间警卫执勤任务。我作为政治部的代表一早就和工作组其他2名同志一起乘坐一辆“北京牌”吉普车出发了。

合肥至黄山直线距离仅有320多公里,现在车程约3个多小时,可30多年前交通没有那么便捷,我们乘车要绕道芜湖,经南陵、泾县、旌德、绩溪、太平,方能到达。我们一路颠簸7个多小时,到了傍晚才到达武警黄山大队。大队位于黄山风景区汤口镇温泉西侧的一幢上世纪五十年代建造的红砖瓦两层楼。一楼驻着一个中队,还有一个中队驻守在人字瀑南侧的半山腰上,另外还有一个中队驻在山外,其大队主要担负着黄山警卫执勤任务,平均每年至少担负二级以上警卫执勤任务达六七十余次。同时,每年旅游旺季时还要在山上山下担负巡逻执勤。我们此行来黄山,就是要检查国庆期间执勤工作落实情况。

第二天一早,按照工作组人员分工,我上山到各个执勤点检查执勤情况。一路上,我还不时地询问着官兵常年在山上执勤情况,陪同的干部如数家珍地给我讲述着他们常年在黄山执勤的酸甜苦辣,讲的更多的是他们如何完成外国元首警卫任务、如何在险峻景点保护游客安全……

不知不觉爬了2个小时的山崖路,精疲力竭地来到了玉屏楼前,只见这人山人海,十分拥挤。我们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可以歇歇脚的地方,坐下喝口水,陪同的干部就用对讲机喊来在此执勤的3名武警战士。3名战士一听说我是来检查他们执勤情况,开始显得有些紧张。也许我是因为从事新闻工作,比较有亲和力;也许是因为他们常年在山上执勤,和什么样的人都打过交道,见多识广。没聊一会,他们就没有那么胆怯了,他们开始一五一十地给我介绍起一上午的执勤情况, 介绍完后,他们还告诉我说,他们都是迎客松的“警卫员”。我一听,心里不禁有些疑惑。心想:怎么一棵树,还会有警卫员?他们似乎从我的表情,猜出我是半信半疑,便十分认真地说:“这可都是真的。”陪同的干部也在一旁插话道:“是的,迎客松是国宝。配有警卫员,而且还是经国务院特批的。”随后,他们把我领到文殊洞前,指着洞顶上一棵寿逾千年、风姿健美的古松,破石矗立,枝干苍劲,松高10米,干围2.05米,冠幅东西10.7米,南北13.65米。四季翠叶如盖,刚毅挺拔,巨枝伸展,舒臂迎客,彬彬有礼。他们告诉我,这棵古松,就是驰名中外的中国瑰宝“迎客松”。为保卫“国宝”安全,武警黄山大队的官兵曾三次冒死相救。

陪同的干部还绘声绘色地给我介绍起1985年1月9日那场罕见的特大雪灾之中,他们是如何抢救迎客松的。

那天傍晚,整个山谷、悬崖不时传出阵阵的枝桠断裂声……山上山下唯一能联系的一根被冰雪压得直颤抖的电话线,突然从山上那端向山下发出了呼救:“迎客松被厚雪压顶,濒临枝断树倒之灾,千年古松危在旦夕!”抢救迎客松,保护国宝!黄山风景区管理局立即召集各路人马,制定出缜密的营救方案。第一路抢险队,由园林技术人员紧急出动了。第二路人马,是由武警、木工组成的抢险队,也迅即开拔。从大队驻地汤口到迎客松,要经过温泉、慈光阁、立马桥、打鼓洞、半山寺、金鸡叫天门、天门坎、卧龙涧、小心坡、渡仙桥、一线天、蓬莱三岛、文殊洞……虽有15公里长、1.6米宽的登山游览步道,但小道两旁全是悬崖峭壁,被冰雪覆盖得严严实实,分不清哪是路,哪里有沟。官兵依据长年累月执勤任务的经验,凭着感觉,用竹杖、木棍试探着路,双脚不停地往前移动着、移动着……

到了小心坡,道窄坡陡,台阶如冰凌,简直就像一个冰滑楼梯,但官兵们冲在前用粗粗的麻绳,一端系在岩石上,一端系在腰际间,慢慢地荡过去,到了一线天,官兵们傻眼了,眼前的一线天已被大雪牢牢封住,绕道,全是危岩峭壁,没有路可走。战士们恨不得马上生出翅膀能飞过一线天。

时间,对迎客松来说就意味着生命。这,傲雪凌霜千年古松能否挺得住这罕见雪灾,官兵们心中一点儿也没数。这分分秒秒,对官兵,对迎客松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呀!

在官兵心中,迎客松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友谊的象征。周恩来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最珍爱这棵古松。周总理生前也最喜爱在人民大会堂挂的迎客松巨幅铁画前与外国元首合影留念。这是国家的“瑰宝”,作为黄山卫士,一定要用生命去捍卫它……